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贝壳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让我重回七五年,和美女知青在一起

让我重回七五年,和美女知青在一起

竹枝客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让我重回七五年,和美女知青在一起》是作者“竹枝客”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陆桢田芷柔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小雨,慢慢吃,别急。”田芷柔扶额叹气的说道。她也觉得特别好吃,但是自小的家教又不允许她像张小雨那般胡吃海塞,她现在有点羡慕张小雨的大大咧咧,可以放情的吃,不用含蓄。“好吃就多吃点,有机会还给你们做。”陆桢笑道,对自己今天厨艺的发挥很满意。前世他也是个吃货,公司稳定以后,无儿无女无伴的,就到处学习厨艺,买人家的不传之秘,厨艺这一块上虽然比不上国宴大厨,但是也强于绝大多数的厨师。......

主角:女频   更新:2023-12-05 07: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女频的现代都市小说《让我重回七五年,和美女知青在一起》,由网络作家“竹枝客”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让我重回七五年,和美女知青在一起》是作者“竹枝客”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陆桢田芷柔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小雨,慢慢吃,别急。”田芷柔扶额叹气的说道。她也觉得特别好吃,但是自小的家教又不允许她像张小雨那般胡吃海塞,她现在有点羡慕张小雨的大大咧咧,可以放情的吃,不用含蓄。“好吃就多吃点,有机会还给你们做。”陆桢笑道,对自己今天厨艺的发挥很满意。前世他也是个吃货,公司稳定以后,无儿无女无伴的,就到处学习厨艺,买人家的不传之秘,厨艺这一块上虽然比不上国宴大厨,但是也强于绝大多数的厨师。......

《让我重回七五年,和美女知青在一起》精彩片段


陆桢坚定的要建学校,多少也有些私心的,就是想让田芷柔去当老师,他可舍不得田芷柔去干活,前世田芷柔都晒黑了,手都裂了,这一世有条件,陆桢肯定要给田芷柔最好的。

“这么多小孩啊,那就教国语数学的话,最少也要四个老师呢,学前班的到简单些分成一个班,小学的就分两个班,四个老师轮流上课,也能看着孩子们。”田芷柔说道。

“那行,到时候就在你们知青里面考,田知青你帮我出一套题,到时候考的好的就当老师,考不好的就干活。”陆桢也是简单明了。

“啊,我出题啊,这不好吧。”田芷柔有些犹豫了,害怕别人说闲话。

“没事,这个下午给你们知青开会的时候我会安排的。”

兔子好了,陆桢将兔子捞了出来,也不好用手撕,谁知道这姑娘有没有洁癖,就用刀尖,一刀一刀的将兔子肉片成了片状,放进了盘子里。

“这丫头怎么还没回来。”陆桢一阵疑惑。

“哥我们回来啦,给你。”

其实张小雨早就想回来看菜好了没,饿了,不过被陆青拉着,说要她哥跟田芷柔单独说说话,还威胁张小雨回去就不给她好吃的,搞的张小雨也是一阵无语,虽然她也想这样,但是被一个十岁的小姑娘,整的像地下工作一样,还要挟,可是偏偏张小雨就还吃这套了。

“怎么去了这么久。”陆桢问道。

“哦,小雨姐非要让我带她认地里的菜。”说完还对张小雨吐了吐舌头。

接过葱和香菜,洗干净了以后留了一些葱,其他的都切碎,放在了碗里,加了些酱油,白糖,简单的盐水兔蘸水就做好了。

这时候的调料有限只能做个简单的,不过这兔子可是野兔,肉鲜嫩紧绷,吃起来又香又有嚼劲,算是弥补了调料的不足。

“嚯红烧肉好了。”陆桢用筷子点了一下,肉皮就破开了个洞。

起锅撒上葱花,上桌,开动。

张小雨和陆青一点也不含蓄,筷子疯狂的往嘴里夹。

“村长,你这厨艺太棒了,真的,国营饭店的大厨照你都差远了。”张小雨小嘴就像仓鼠一样,不停的咀嚼,能空出时间来说话,已经很了不起了。

“小雨,慢慢吃,别急。”田芷柔扶额叹气的说道。她也觉得特别好吃,但是自小的家教又不允许她像张小雨那般胡吃海塞,她现在有点羡慕张小雨的大大咧咧,可以放情的吃,不用含蓄。

“好吃就多吃点,有机会还给你们做。”陆桢笑道,对自己今天厨艺的发挥很满意。前世他也是个吃货,公司稳定以后,无儿无女无伴的,就到处学习厨艺,买人家的不传之秘,厨艺这一块上虽然比不上国宴大厨,但是也强于绝大多数的厨师。

“好饱,要是天天能吃到村长的菜,我不想回去了。老死在这山清水秀的莲花村也挺好。”张小雨丝毫不顾及形象的拍了拍肚子。

“陆村长,我把我们家芷柔许配给你吧,我要求不高,你们吃饭的时候,给我做一份就行。”张小雨突然正色的说道。

“要死了你,说什么胡话呢。”田芷柔闹了个大红脸,掐了一把张小雨。

“没事的小雨,为了这口吃的,值得。”张小雨非常笃定的拍着田芷柔。

“哈哈哈哈哈别开玩笑啦,一会儿记得去村里开会。”看着张小雨这般,陆桢不由得笑出了声来。也怕田芷柔尴尬,便起身去村办公室了。

看着桌上空荡荡的盘子,田芷柔的脸又红了。太能吃了,大部分的菜都是张小雨和她吃的。

“芷柔,陆村长真不错呢,咱们在南京认识见过,听过的那么多男生里,谁有陆村长优秀啊,会做饭,还能将一个村子管理的井井有条,还是战斗英雄,津贴也够生活,是吧。”张小雨分一边收拾碗筷1一边给田芷柔分析道。

“张小雨,在胡说八道,我收拾你。你说的这么好,你怎么不嫁。”田芷柔也知道张小雨说的没错,可是这才第二天认识,再说了,她要是真嫁到这莲花村,他爹娘大哥小弟一家子不得杀过来啊,她爸妈在她出发之前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在农村结婚的。现在的风向就是,结婚了,户口就迁过去了,就回不去了。

“我倒是愿意嫁啊,可是这陆村长的眼睛一直都是长在你身上的,你难道不知道吗。”

“田姐姐,我哥真的很棒的。”陆青也在一旁添油。

二女收拾完,就急冲冲的向村办公室走去。

陆桢到村办公室的时候坝子里已经来了不少人了,房檐下堆着一袋袋的粮食,陆兵带着两人在一旁看着,马会计也拿着本子等着了。

等了一会儿看着人来的差不多了,便让马会计点名确认了人都来齐了。

“大家好,欢迎各位来到莲花村支援农村建设,我是村长陆桢,因为你们的到来,我们村委也做了安排,给你们划了一百亩田地,由你们负责管理,当然啦,我们也会安排村民教你们怎么种植的。”

“另外呢,我们村也会修一所学校,我看了你们的信息,简单的了解了一下,发现田芷柔知青是大学生,那么我们莲花村小学的第一任校长我就交给她了,另外还需要三名老师,就由田知青出题考试,我们录取成绩最好的三名当老师。”

“当然啦,也不能让老师白干,我们会按照满工分计算,每个月额外补贴五块钱,学校即将开工,等抢收过后就开学。”陆桢说出了要求。

知青人群里一阵窃窃私语,很显然,下乡的都是了解过情况的,能当老师谁愿意干活啊,轻松还有钱拿,工分还是满工分,要知道农村里也只有一小部分人可以拿到满工分的。

一个满工分收成好的时候可以换到一百多块钱,加粗粮细粮三百多斤。全部换成粗粮差不多是五百多斤。

工分是十分制,满工分差不多就是五毛钱左右,不过还是要按照收成算。

“另外,你们也推荐两个人出来当你们知青队长,男女知青各一名,集中管理也方便,学校的老师就归我们村部统一管理了。”


“姐妹,我支持你,拿下他,我天天蹭吃蹭喝。”张小雨握了握拳头。

“嗯,拿下他。”田芷柔也狠声说道。

“兵子,兵子,快来。”陆桢放下枪,大声喊道。

“来了爷,爷你太厉害了,一枪一头,就这么打死完了啊。”陆兵急吼吼的说着。

“去把那个人弄出来,看看是不是被野猪撞死了。”陆桢说道。

最讨厌这种怂货,一帮子人都在狮子坡,就他没跑掉,陆桢当了这么多年兵,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

陆兵带着一群人,走进了地里,一头头野猪被抬了出来,陆兵则是扶着李洛走出来了。

“爷,这小子吓尿了,一大股尿骚味,其他地方我看了,一点事儿都没有。”陆兵嬉笑道。

陆桢挥了挥鼻子,“让知青队长把他带回去吧,一大股味道,有点上头。”

一群人陆陆续续的回去了,民兵把野猪都抬回了村部。

陆桢缓缓的在后面走着,在想着要不要卖一头野猪给李飞,最后摇了摇头,还是算了,集体资产,就算把钱充进村里,也会被人说闲话。

“陆桢”田芷柔突然出现在陆桢面前,摊开双手拦住了去路。

“啊”田芷柔的这番举动倒是令陆桢有点惊愕,一直都是乖乖女的样子。

说话都不敢大声一点,如今居然做出了拦路的壮举。

“陆桢,我家父母双全,上有兄长,下有弟弟幼妹,我是大学生,我在农村可以学习干农活,我可以去应聘老师,我可以自己养自己,我喜欢你,我要嫁给你,你愿意娶我吗?”田芷柔闭着眼睛大声说道。

“啊?”陆桢惊呆了,什么剧本,什么鬼。

“你是不是只会啊?”田芷柔眼眶红了,如今自己都这样了,他居然不给个回应。

“啊”

“啊不是,我是震惊了。”看着田芷柔泫然欲泣的模样,陆桢赶忙拉着田芷柔的手揽入了怀中,这时候还发呆那就是真呆了。

“你,你放开我,这么多人呢。”田芷柔这下勇气退了去,脸色羞红,推搡着陆桢。

“哈哈哈哈哈,我太高兴了,芷柔,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喜欢上了你,被你迷的无法自拔,我一直担心因为我是农村户籍,你若是嫁给我你以后就是农民了,我就一直不敢说。”陆桢喜极了。

“我不在乎,只要能与你在一起,不管是种地也好,要饭也罢我田芷柔都跟定你了。”田芷柔强硬的说道。

“今生今世,我一定待你如宝,绝不负你。文化不够,只能说的这样了,反正就是一辈子跟你在一起,对你好,宠你,疼你,爱你。”陆桢扒拉了半天,总算说出自己要说的话了。

“你们俩有完没完啊,还没说完吗,抱也抱了,还不赶紧亲下去。”张小雨在一旁看的都犯困了。实在忍不住了就蹦出来催促道。

“啊”田芷柔突然就蹦了开,捂着脸头也不回的就跑回去了。

“你真是,好事坏事哪都有你,”陆桢看着张小雨无奈的摇了摇头,空气中还残留着田芷柔特有的香味。

田芷柔面皮薄,陆桢也没有追上去,摇了摇头回了村委。

空地上,厨子提着刀正在给野猪放血,死了的猪要赶紧放血,要不然这猪血凝固在血肉里这猪肉吃起来就会又腥又柴。

“爷,您的枪法也太好了,去年有只野猪窜出来作乱,我们民兵连去了三个人,开了十几枪才把他放倒。”陆兵一脸崇拜的看着陆桢。

“野猪一身最厚的就是皮,它的全身都是在泥浆打滚,就像穿了一层盔甲,要是沙枪之类的打到,连皮都破不开,这野猪,最脆弱的部分就是他的眼睛。”陆桢给陆兵普及道。


山林虽然茂盛,可惜物产却是一般,转了一个小时陆桢也没有什么收获,除了些山鸡野兔,也没有别的小型猎物了,大型的猎物也不想打,打回去分也不够,卖也不行,做腌肉这个天气容易坏,最后还是决定往回走。

突然,前方野草一阵晃动。

“蛇,看样子个头不小。”陆桢来了精神,从一旁捡了一根枯树枝,轻轻的拨弄着杂草,就看到一条黄黑相间的白花蛇盘在了草里。

“哟,菜花蛇,挺肥的啊,起码也有三斤了,”菜花蛇竖起身子吐着信子,三角脑袋死死的盯着陆桢。

一个健步上前,陆桢成功的捏住了七寸,右手有节奏的甩了甩,菜花蛇就晕了过去,从背篓上折断一节竹片,磨蹭了半天才将蛇头割下来,摘了两片树叶子将蛇身包裹起来。

“去看看陷阱里有没有鸡,要是有鸡那可就太美了。”陆桢不耽误,将蛇身丢进背篓便往陷阱那里走去。

“嘿,运气真好,芷柔有口福了。”转了一圈,捡了两只山鸡。

摘了一背篓杨梅便起身回家了。

回到家时间还早,才两点多,正巧看到田芷柔从厨房里出来。

“呀,陆桢你回来了呀,我蒸了点馒头,你回来的刚好。”田芷柔连忙过来要帮陆桢接住背篓。

“诶诶诶,你别过来,这里面有个东西,会吓到你。”陆桢连忙让她停下。

“什么东西还能吓到我,你太小看人了。”田芷柔不服气,伸着脖子便看了过去。

“啊啊啊,蛇。”田芷柔尖叫了起来,连忙躲开。

“别怕别怕,死了的,不咬人。”陆桢安慰道。

“你怎么把蛇都抓了,太吓人了。”

“蛇可是难得的美味,晚上我做一锅龙凤汤,让你把舌头都吃掉。”

“我才不吃,蛇这么恶心,这么吓人。”田芷柔疯狂的摆手摇头。

陆桢摇了摇头,等晚上就知道了,现在多拒绝晚上就有多欢迎。

放下背篓吃了两个馒头,便开始清洗杨梅了,一大背篓足足四五十斤。全部倒入了大木盆,倒入清水,撒上盐,便将杨梅浸泡起来。

趁着泡杨梅的时间,陆桢把蛇剐了出来,把两只山鸡都杀了,笼子里还有三只兔子,陆桢就舍不得杀了,干脆养着。

想炒一盘泡椒鸡杂的,看着这点可怜的下水,想想还是算了,清理半天,一小盘都做不了。

泡了有二十分钟,将杨梅捞出来反复冲洗,放在筛漏里沥干就可以了。

田芷柔就静静的坐在旁边看着陆桢忙碌,双手托腮,眼角藏笑,思绪不知道飞到了哪里,红扑扑的脸颊或许是因为天气太热的原因吧。

“这天越来越热了,上次进城看到老领导的电风扇,可把我给羡慕坏了,等通电了我也要搞一台。”陆桢说道。

“这些大件,你是哪个都想买,多贵啊。”田芷柔幽幽说着。

“钱是王八蛋,花了咱再赚,生活要好,婆娘要疼。”陆桢咧嘴笑道。

“陆桢,我们国庆就回去吧,好不好,我等不到过年了,过年太久了。”田芷柔一脸认真的看着陆桢。

“怎么呢,我魅力这么大吗,你是怕我被拐了吗。”陆桢笑了笑。

“嗯,对,你是我见过最优秀的男人,我要紧紧的抓着你。”田芷柔这次没有躲避陆桢的眼睛,鼓起勇气看着他,说出了她一直想说的话。

陆桢愣住了,他记忆中的田芷柔可没有这么大胆,但是却又多了一丝烟火气,让陆桢爱的不能。


“好,我答应你,等秋收完了就回去,也不等国庆了,我也等不及了。”陆桢蹲在田芷柔身前,轻轻的拉着她的手说道。

“赶得早,我们可以去你家过中秋,我一定尽全力打动你父母,让她们把你嫁给我。”

“君当如磐石,妾当如蒲草。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田芷柔有些忘情,虽然短短几天,但是这个男人已经住进了她的内心,还是填满了的那种。

“额,我听不太懂,好像挺好的。”陆桢挠了挠头。

“噗嗤”陆桢这句话把她逗笑了,被陆桢破坏了气氛,田芷柔也不懊恼,直起身来去陆桢的房间取来收音机。

调了半天的台,总算有放黄梅戏的,轻声的哼着,也不再理陆桢。

陆桢自觉无趣,又转头回去鼓捣他的梅子酒了。

天气炎热,杨梅水沥干了,陆桢将晾干的两个酒坛拿过来便开始制作了。

一坛加了十五斤白酒,十斤冰糖,放了大约有二十斤杨梅,便将酒坛封口放在了屋内阴凉的地方。

“等着吧,等大抢收之后,我们就可以喝了,到时候给我老丈人也带一壶,他肯定喜欢。”陆桢得意的说着。

“嗯,好,只要你不嫌拎着麻烦,都随你。时间差不多了,我陪你去接青青吧。”田芷柔轻声说着。温柔的声音在陆桢的耳边回转,总是那么舒心。

骑上二八大杠,田芷柔坐在后座伸手抓着陆桢的衣服,能坐在后座陆芷柔已经够大胆了,再搂着腰,现在的陆芷柔真不敢。

去的时候慢,一半路程都是上山,到了学校,陆青也是刚好放学,陆青坐在横梁上,三人有说有笑的,回到了家里。

田芷柔带着陆青写作业,陆桢乖乖的去厨房。

“姐夫,今天吃什么,我可馋坏了,昨天想来吃的,看到有客人没好意思来。”张小雨一点也没有不好意思,大大咧咧的走进厨房。

“龙凤汤,今天让你喝个够。”陆桢豪气的说着。

“猪骨山鸡菌子汤吗?”张小雨问道。

“那是假冒的,这是正宗的。”

陆桢打了个哑谜,任张小雨怎么追问也不说,他就想看看,张小雨吃了蛇肉在告诉她是蛇有什么反应,陆桢有点恶趣味。

“开饭咯,十里飘香的龙凤汤,快来尝尝。”陆桢把菜端上桌喊道。

“真香啊姐夫。”

张小雨迫不及待的给以及盛了一碗,便喝了起来,田芷柔有心想提醒,不过想到有张小雨试毒也挺好,殷勤的给她夹了一段蛇肉。

“小雨,尝尝这块肉。”

张小雨没多想,夹起肉段就塞进嘴里咀嚼了起来。

“这肉真香,嫩,好好吃,这是什么肉啊。”

“蛇肉。”田芷柔轻声说道。

“好吃,好吃,我还是第一次吃蛇肉。”张小雨一点也不抗拒。

陆桢有些无语,这姑娘心脏真大。

乳白的汤汁,散发着勾人的香味,田芷柔也忍不住了,张小雨都吃的这么爽快,她也不拒绝了,盛了一碗,喝了一口。

“真是好喝,比那晚的鱼头汤还要鲜。”田芷柔也不顾形象了,夹了一段蛇肉,闭眼咬了一口,眼睛登时亮了,好吃。

一大盆汤,两只鸡,一条差不多三斤的蛇,一大碗白米饭,四人吃的干干净净。

“好饱。”田芷柔揉了揉肚子,不顾形象的打了个饱嗝。

“陆桢,我们出去走走,你把碗留着一会儿我回来洗,你要去山里就赶紧把,趁现在天还没黑,早去早回。”田芷柔叮嘱道。

“小雨,我发现我长胖了,怎么办。”田芷柔有点无奈的看着张小雨。

小说《让我重回七五年,和美女知青在一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乌鱼有很多种叫法,什么蛇头鱼,黑鱼,文鱼,才鱼,孝鱼,各种叫法不一,全身只有一根鱼骨,没有肌间刺,药用价值极高,全鱼可入药。其性寒,味甘,具有祛湿利尿、消浮肿、通气消胀的功效;主治胸闷、胃胀、肺结核经久不愈、身体虚弱、肠痔下血等症状。

前世野生的乌鱼是少之又少,酸菜鱼最佳的还得是乌鱼。

把鱼杀好以后又把鸡枞洗了两朵。撕成条,便开始叫帮手了。

“芷柔,来帮我烧火。”主要还是想看田芷柔。

将米倒入蒸锅以后,便开始起锅烧油了,先熬汤,鱼片吃的就是鲜嫩,等鱼片好了在煮汤,鱼片吃起来就不够鲜嫩了。

雪白的鱼头汤开始咕嘟咕嘟的冒泡了,将鸡枞放进去,便开始熬煮了。

“芷柔,今天乡长给我讲的别的公社的知青,真是一个比一个牛,我今天看乡长的头发都掉了不少。”陆桢将王晋给他讲得知青英雄事迹又给田芷柔讲了一遍。逗的田芷柔咯咯直笑。

“希望我们这的知青可以安分点吧,要不然我就有罪受了。”陆桢叹道。

“陆桢,其实你说的对,文化理念,生活环境的不相同,想要愉快的相处,必定是要经过长时间的磨合才行,很多人的行为只是激进了一些,但是人不坏。”田芷柔轻声说着。

“不过,你以后可就有个老乡了,这李洛怕是要在这莲花村安家落户了。”陆桢笑道。

“你可别提他,他这个人特别讨厌,从上车开始就盯着我看,找机会跟我搭讪,被小雨撵了多少次就是不死心,现在好了,他成家立业了,肯定也不会来烦我了。”田芷柔气愤的说着。

将热油淋入鱼片上后,张小雨的声音也响起了。

“姐夫,今晚吃什么,好香啊。”

“酸菜鱼啊,昨晚芷柔不是说想吃吗,这可是正宗的酸菜鱼,一会儿你俩可别哭。”陆桢轻笑道。

将鱼头汤,酸菜鱼端上桌,田芷柔也盛好了饭。

陆桢先是在四个碗里都盛了一碗汤。

“先喝碗汤,开开胃。”

轻轻的吹了吹,喝了一大口。

“爽。”鲜美的鱼头汤,夹着鸡枞的清香,覆盖了整个味蕾,汤的鲜美让他舍不得咽下。

“咕嘟咕嘟”两大一小两三口就喝完了碗里的汤。

“陆桢,太好喝了,你的厨艺太棒了。”田芷柔一脸崇拜的看着陆桢。

“姐夫,芷柔要是惹你生气,你就揍她,我看不见,你只要多炖点这样的汤给我喝就行。”张小雨非常讲义气的向陆桢靠拢了。

“你不讨好我,我就不让你来蹭饭。”田芷柔气急,这塑料姐妹太不牢靠了,二十年的交情,抵不过一碗汤。

“别争别争,尝尝我这酸菜鱼,最正宗的巴蜀名菜。”陆桢强忍着笑意说道。他想看看这两位江南水乡的女子,吃了这酸菜鱼会是什么模样。

田芷柔夹了一块鱼片,陆桢适时的端过来一碗白开水。

“涮一下再吃,就不辣了。”陆桢舍不得辣到田芷柔,还是给她一个正确的选择。

“你看不起谁呢”田芷柔哼声道。

“水,斯哈斯哈,水,好辣好辣。”田芷柔还没放进嘴里,张小雨夸张的表情让田芷柔不禁打起了退堂鼓。

陆青赶忙端了瓢井水过来,递给了张小雨。

“咕嘟咕嘟”一口气干了小半瓢水,才将嘴里的辣度缓解。

“太辣了,但是好嫩,好吃。”张小雨目光坚定的看着盆里的鱼。

在田芷柔惊愕的目光中又夹了一片放入口中。喝水,夹鱼,张小雨循环的上演中。

小说《让我重回七五年,和美女知青在一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张小雨的动作搞的田芷柔都蒙了,这到底是辣还是不辣。

不一会儿张小雨的额头冒着密密的汗珠,双眼赤红,筷子还是不停的夹着鱼。

“小雨,你是中毒了吗?这到底是辣还是不辣啊?”田芷柔被张小雨的表情吓懵了,碗里的鱼,实在不知道是该放进嘴里,还是放下。

“芷柔,斯哈,这鱼,好吃真的好好吃,斯哈,就是太辣了。”张小雨的嘴唇都有点肿了,还是不放弃。

田芷柔将信将疑,将碗里的鱼片夹了一小块放进了嘴里。

麻辣鲜香,在嘴里炸开,脸色飞快的红了起来,确实很好吃,就是太辣了,田芷柔扒了一口饭,压住了辣味,将眼里剩下的半片鱼肉在白开水里涮了一下,放入嘴中发现只剩嫩了,其他的香味一个都没了。

心有不甘,咬了咬牙,田芷柔重新夹了一片鱼放进口中。

很快“斯哈”声此起彼伏,田芷柔也抛弃了影响,二女你争我抢的吃起了鱼片,越辣越好吃,越辣越香。

“少吃点你俩,你们没吃过辣的,肠胃受不了,多吃第二天你们就知道有多痛苦了。”陆桢轻声提醒道。

沉醉于麻辣鲜香的酸菜鱼片里,二女哪儿听得进去。一盆酸菜鱼,净肉有六斤多,起码有四斤进了二女的腹中,鲜美的鱼汤反而还剩了半盆。

陆青也是一脸好笑的看着田芷柔二人,觉得她们太没见过世面了,从小吃辣的陆青觉得他哥哥做的鱼辣味不强,没有爷爷做的那么辣。

陆桢也是很久没吃过野生乌鱼片了,也多吃了些。

吃完饭,二女不顾形象的拍着肚子,太涨了,两斤鱼片起码搭配了四斤水,真不知道怎么放进去的。

“青青去拿几块糖过来给你嫂子解解辣”

两女吃了块大白兔奶糖,斯哈声才有所缓解。

“陆桢你是不是故意的。”此时的田芷柔,头发湿了一半,双目赤红,脸颊通红,嘴唇通红,有些浮肿,麻辣之味还在舌头上跳动,确实好吃,就是太遭罪了。

“冤枉啊,你看这。”陆桢指了指放白开水的碗,碗面只有轻轻的一层辣油。很明显,田芷柔只涮了那一次。

“我不管,肯定是你故意的。”田芷柔的脸已经被辣的通红,现在害羞也看不出来。

“你们出去走走吧,散散步,消消食,会好点,青青你带几块糖,陪你嫂子她们出去转转,回来早点睡,我洗了碗去山里转一圈就回来。”

陆青搀扶着两女便出门了。

陆桢也很快去了山里。

“今天到底结果怎么样了啊,后面也没听人说,李洛也没有回来,吴勇也说不清楚。”饭桌上吴雨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张红也很好奇。

“刘晓萌,你知道吗,平时你都围着李洛”

“不知道”刘晓萌情绪有些低落。

李洛家的家境很好,人又斯斯文文的,是刘晓萌的首选,两人的进步也很快,该亲的亲了,该摸的也摸了,就差最后一步了,结果李洛被猪拱了,这让刘晓萌郁闷到了极致。

“诶,今天芷柔在办公室,问问芷柔,她刚才还在跟陆村长吃饭,她肯定清楚事情结果。”张红突然说道。

“对,她肯定知道,我找找她。”吴雨急忙起身,正好看到田芷柔三人正走到了大门口。

“芷柔,你快来,芷柔。”吴雨喊了半天。

田芷柔和张小雨才缓缓走到他们面前。

“你俩怎么了,掉水里了啊。”看着她俩湿漉漉的头发,吴雨忍不住问道。

小说《让我重回七五年,和美女知青在一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就这简单的小菜,田芷柔都整整的吃了两碗米饭。

“田姐姐,哥哥做的菜好吃吧,青青也吃的饱饱呢。”陆青开心的看着田芷柔。

“嗯”田芷柔羞红着脸应道。

“小丫头片子,你田姐姐被人点穴了,只会嗯了。”陆桢轻笑道。

“诶呀,讨厌死了。”田芷柔实在绷不住了,起身就往村部跑去。

“哈哈哈哈哈,生气都这么漂亮。”陆桢看着田芷柔这欲迎还羞的模样,乐开了花。

“哥,嫂子好漂亮啊。”陆青都发花痴了,十岁的苗丫头都被田芷柔迷住了。

“等着,哥把她娶回家给你当嫂子。”陆桢笑道。

“行啦丫头,把家里收拾一下,我去村部了,好多事要盯着呢,把小兔子看好哦。”

“李洛,我看你是没机会了,你看田知青看陆村长的眼神都快冒绿光了。”一胖乎乎的知青在李洛耳边说道。

“哼,一个泥腿子,也配得上田知青。”李洛狠声说道。

“啊,快跑啊,野猪,好多野猪。”人群中顿时传来慌乱的喊声。

只见七八头野猪从山林里冲了出来,在田中肆掠,狮子坡下面有一个小水塘,这里离河边比较远,有个蓄水塘方便灌溉。

这几天太热了,估计这家子就是看到刚刚灌溉的土地湿润,这一大家子就想约拱泥巴玩。

“李洛快跑,被野猪撞到了不得了呢。”胖子拉着李洛就跑。

没曾想脚下打滑摔倒在地,双脚发软怎么也爬不起来。

看着野猪在他周围肆掠,不禁吓得尿了裤子。就这么躺在地上动都不敢动一下。

“爷,爷,出事儿了,出事儿了”陆兵的大嗓门又从门外传来。

“又怎么了,你就不能让我清静一会儿吗。”正准备跟田芷柔拉拉家常,谈谈理想的陆桢烦躁道。

“爷,狮子坡冲了七八头野猪出来,知青们都吓跑了。”陆兵赶忙说道。

“这是大好事啊,什么不好,你这脑壳真是没救了,通知各大队长,一会儿来大队部领猪肉。”陆桢急急忙忙的站起身来向武器库走去。

田芷柔听到陆桢的话眼里都泛起了小星星。

拿了你把三八大盖,一盒子弹便向狮子坡跑去,田芷柔看着这么豪气干云的男人,早已迷了进去,跟在陆桢的屁股后面就开跑。

来到狮子坡,看到野猪在这片地里撒欢的打滚,中间有个戴眼镜的男的一动不敢动。

“艹,这是哪个傻叉浇的水,都踏马浇成了泥潭了,野猪不来谁来。”陆桢气急,骂骂咧咧的说道。

说罢,抬手举枪,子弹上膛,瞄准,一枪,子弹从一头最大的野猪眼眶中穿了进去,那头野猪连挣扎都没有,就倒下了。

野猪群还没反应过来,死了个伙伴还在撒欢,陆桢举枪连击,一头头野猪应声倒地。

田芷柔看着这个男人,情不自禁的喃喃道。

“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太帅了这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帅啊。”

“喂,你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啊,什么太帅了。”张小雨拍了一下芷柔的肩膀。

“陆桢啊,太帅了,真的太帅了,小雨,真的,我非他不嫁。”张小雨看着语无伦次的田芷柔,不禁拍了拍额头。

“你这就陷进去了啊?”

“小雨,陆青虽然文化不高,但是他能将这一座村庄治理的井井有条,举枪能猎虎擒狼,厨艺又好,人又风趣温柔,你说,这样的男人,我有什么理由不嫁。”田芷柔坚定的说道。

张小雨吃惊的打量着田芷柔,认识田芷柔二十年了,第一次见田芷柔这么坚定的做一个决定。

小说《让我重回七五年,和美女知青在一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那爷,这些野猪啷个分?”

“去通知各大队大队长来村部。”

不一会儿各个大队长都来了。

“今天猎了八头野猪,差不多杀出来也有一千五六百斤的肉,净肉呢就按照工分高地来分,工分高的多分点,工分低的少分点,没有工分的就不分,要做到公平嘛。”

“另外知青那边就分三十斤过去吧一人半斤,就当安抚他们了。”

“猪油就不分了,食堂炼成油,明天把猪下水,猪骨头猪脑壳这些都做成菜,明天中午给干活的人吃。”

“马会计统计一下,算一下该怎么分,还分多少,不要漏了。”

说完陆桢便让他们去领肉了,自己则踱步往回走了,走起路来哼着调调,步伐轻快。

“村长,这是发财了呀,高兴成这样。”田里的村民跟陆桢打着招呼。

“哈哈哈哈哈哈,是发财了,今天猎了几头野猪,晚点大队长挨家挨户分肉,今天大家都有肉吃。”陆桢笑嘻嘻说道。

“呀,真的迈,有嘎儿吃喽。”村民高兴坏了,这一年没碰过两次荤腥,听到今天有肉吃,当然高兴了。

“行,你们忙吧,我回去写材料了。”陆桢简单聊了两句就往回走了。

是回去写材料吗,当然不是,是回去看俏知青,田芷柔都这么大胆的向他表白了,他陆桢再不抓紧机会,那不是跟二傻子没区别吗。

“青青,青青,丫头片子,快出来。”刚进门陆桢就大声喊道。

“诶,来了哥。”陆青听到陆桢叫魂的呼喊,赶忙跑了出来。

“去,叫你田姐姐来一下。”陆桢指使陆青干活了。

“哦,好嘞。”

“田姐姐,田姐姐,你在家吗。”陆青赶忙往田芷柔的房间跑去。

田芷柔早就回来了,一直躲在床上,装鸵鸟,听到陆桢的声音自己就臊的不行,一想到下午那对她来说惊世骇俗的行为,脸上的羞怯到现在还没褪去。

“在呢青青。”平复了心情回答了陆青。

“我哥喊你呢,他跟捡到钱一样,开心的不行。”

“嗯,我知道了,这就过去。”听到陆青的话,田芷柔嘴角不自觉挂起了笑意。

“陆村长,你找我。”田芷柔羞答答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还喊陆村长。”陆桢调侃田芷柔。

“陆,陆桢。”脸红了,

“嗯,那没问题,你和我说说看法,我写出来给你看看。”田芷柔一脸认真的说着。

“慌啥嘛,先做吃的,明天再弄,又不急于一时,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

“再说了我可是准备了大菜,今天要请你们女知青都吃,要感谢他们照顾你。”陆桢温柔的说道。

“你,你感谢他们做什么。”田芷柔有点结巴了。

“我们都处对象了,那我不得表示一下嘛。”

“嗯,好像是该的。”这次田芷柔没有害羞了,她这几天可是天天都听她们说要吃了陆青,自己先宣示主权,看她们还怎么吃。

虽然田芷柔的性格柔弱,但是在触及底线的时候是坚决不让步的。

很快,陆桢杀鸡拔毛,棒子骨焯水,然后一大股的倒进了大锅里,往锅里掺了三大盆水,放了块姜便开始烧火熬煮了。

“我有什么帮忙的吗。”田芷柔也想帮帮忙。

“不用,你就负责坐着就行了。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分工明确。”陆桢不自觉的将前世的舔狗名言带了出来。

“啊,那我不就是花瓶吗,陆桢你太看不起我了,哼,我田芷柔自己也能养自己。”田芷柔不服气道。

“哪有看不起你,你可是我未过门的媳妇,我怎么舍得你干活,宝贝着呢。”陆桢说道。

小说《让我重回七五年,和美女知青在一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