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贝壳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官场:我位居高位不过分吧!

重生官场:我位居高位不过分吧!

牧羊岭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小说《重生官场:我位居高位不过分吧!》,讲述主角陆天风厉俏的爱恨纠葛,作者“牧羊岭”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该结束了,一切都该结束了!”从副站长、站长到副局长,再从镇长、局长,一路到副区长、区长、区委书记,再到常务副市长、市长,二十四年的一幕幕从眼前划过。他这一辈子都在争,都在斗,最后却连最亲的人都没能保护住,是他无用!也没有脸面再活下去了……可再睁眼,他竟然重生了,回到90年代,一切重开,是选择再战官场,还是安安稳稳过日子?回想妻儿惨死的模样,他决定再战官场!只是这一次,不为了权利,而且为了……...

主角:陆天风厉俏   更新:2024-01-16 08: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天风厉俏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官场:我位居高位不过分吧!》,由网络作家“牧羊岭”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市小说《重生官场:我位居高位不过分吧!》,讲述主角陆天风厉俏的爱恨纠葛,作者“牧羊岭”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该结束了,一切都该结束了!”从副站长、站长到副局长,再从镇长、局长,一路到副区长、区长、区委书记,再到常务副市长、市长,二十四年的一幕幕从眼前划过。他这一辈子都在争,都在斗,最后却连最亲的人都没能保护住,是他无用!也没有脸面再活下去了……可再睁眼,他竟然重生了,回到90年代,一切重开,是选择再战官场,还是安安稳稳过日子?回想妻儿惨死的模样,他决定再战官场!只是这一次,不为了权利,而且为了……...

《重生官场:我位居高位不过分吧!》精彩片段


吃完饭,五个人在路边拦车,先把家最远的叶修润送,又把姚子方送走。

“溜达溜达?”厉俏提议。

萧尘推辞道:“我不去了,我看河那边有片树林,你俩去那吧。”

厉俏本来带点酒意,脸红扑扑的,这下更红了,过来就想踢萧尘,却被陆天风一把拉住了:“云雨尚需寻佳处,那片树林不大行!”

厉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不会作诗就别做!”

陆天风笑道:“那你来一句。”

厉俏略一沉吟,说道:“云雨须另寻佳处,因狗东西要清修!”

萧尘对俩人说道:“别说,你俩那天在雨中,我还真觉得挺有诗意的。”

“来一首,来一首!”厉俏兴奋地催促道。

萧尘想了想,说道:

“无人看微雨,

双影燕低飞。

松林枯叶碎,

相对褪罗衣。”

厉俏脸又一红:“写的什么玩意,你看的是别人吧?”

“是啊,什么褪罗衣,枯叶碎,我俩可是清白的,起码在树林是清白的。”陆天风也一本正经的说道。

“走吧!”厉俏架起萧尘的胳膊往前走:“必须一块走走,否则你又不知脑补什么了!”

萧尘还想挣脱,陆天风上前架起另一根胳膊:“是啊,一块走走,我还有件重要的事跟你商量。”

“什么事?”厉俏停下脚步:“需要本宫回避不?”

“不需要,你也可以听听。”陆天风一边走一边说道:“单位南面那一片,我看好了几个小院,价格十五万到二十万,我想买一个。”

厉俏吃惊的望着陆天风:“你这么有钱?”

陆天风不满的斜了厉俏一眼:“我要有,还跟你们商量!”

他记得很清楚,营山的小四合院,不到十年,就涨到二百多万了。后来拆迁,都分到了四五套房子,一夜暴富了很多人。

厉俏咂咂嘴:“十五万,也太多点了吧。听说前几年才两三万。”

“以后还会涨的。”陆天风对萧尘说道:“我知道你也不怎么花钱,肯定攒了点,放你那也都是活期,不如买房。如果涨了,算咱俩的,将来平分,如果跌了,算我的!”

“晚上给你存折。”萧尘考虑都没考虑。

陆天风也没问多少钱,说道:“剩下的我去贷款,但是仅凭我的工资恐怕还不上,你的工资还得拿出一部分。”

“嗯。”萧尘点点头。

“那好,明天我去银行,找人好好算算。”陆天风说道:“你也不用租房了,那个小院三面有房,得有个七八间,咱俩一人一间,剩下的租出去。”

“也算我一份呗。”厉俏说道。

“咱俩一间就够了吧?”陆天风笑道。

“我没问题,你别后悔就行。”厉俏挑衅地望着陆天风。

陆天风将目光躲开了,他不知道和厉俏将来会怎么发展,但是有一件事他是很明确的,就是不会再找上一世的老婆江若雪。

江若雪是当时区委副书记江山的女儿,比他大五岁。他为了攀上高枝,各种殷勤,各种惊喜,最终还是勉强打动了江若雪的芳心,只是勉强。

可是婚后不久,江山书记突发心梗去世了。一心向上爬的他只好把全部精力都用在建立和经营新的关系和靠山上,不但冷落了江若雪,让她伤了心,而且在她知道他所做的那些离牢房只有一步之遥的事后,天天提心吊胆,焦虑失眠,最后得了严重的神经衰弱。再后来,江若雪的唯一牵挂,他俩的宝贝儿子又车祸离世,让她的精神遭受了重大打击,痛苦抑郁了几年后,终于还是选择自己结束了自己痛苦的一生。

小说《重生官场:我位居高位不过分吧!》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陆天风每次想起江若雪,心口就一阵阵发痛,这是他难以赎回的罪责。这一世,他只盼望江若雪能安安稳稳度过自己的一生,最好不要与他这个“凶手”再有半点交集。

三个人慢慢溜达着,聊得愉快投机,不觉就已经晚上十点多了。黄北的夜生活不是很丰富,街上已经鲜见行人。

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争吵声,陆天风说道:“走,过去看看。”

“走!”厉俏也是不怕事的主。

三个人来到跟前,见一辆冷藏车停在路边,旁边站着五六个人,一个歪眉斜眼,胳膊上全是刺青的人骂道:“检查?检查你妈!”

对面站着两个人,一高一矮,矮个子长得很壮实,胳膊很粗,说道:“我们接到举报,说车中运输的可能是病死肉,我们要例行检查,请配合。”

刺青男人很嚣张的样子:“你们算老几啊?说检查就检查?”

“我们是黄北区动检所的,这是执法证,请打开车厢。”

“动检所?”陆天风和厉俏、萧尘相互对视了一眼。

“你是临时工吧?你们所里的领导我都认识。”刺青男人指了指车上喷的那几个黑字:“睁开你们的狗眼看看,认识这几个字吗?天食集团!”

矮个子还要说什么,却被高个子拉住了,陪着笑说道:“咳,刚才没看清,原来是一家人,没事了,没事了。”

“哼哼。”刺青男人手里晃动着车钥匙,一脸的得意。

高个子拖着矮个子走,矮个子还有点不情愿,一步两回头。

刺青男人骂了句:“你看这俩煞笔!”

他旁边那四五个人笑了起来。

矮个子听到了,回头就想冲过来,却被高个子死死抱住,低声喊道:“你检查了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得放?以前没查到过吗?不长记性!”

矮个子听完,仿佛有些泄气,在那几个人的哄笑中灰头土脸的走了。

萧尘对陆天风说道:“看来你这工作还有点挑战性。”

陆天风笑笑:“越有挑战性,我越喜欢!”

第二天上午,厉俏来到综合站,见只有陆天风一个人,便摆出领导派头,很严肃地问道:“怎么一个人都没有?啊?!!人都哪去了?!!”

陆天风抬起头,苦笑着说道:“厉主任,这里坐着一个,请您高睁贵眼,鉴定一下是不是人。”

“你算是什么人!你能算人吗?!!”厉俏冷冷地说完,突然又走上前来媚笑道:“你哪能是人,你是我的神。”

陆天风一脸的无奈:“神请你有屁快放。”

“谢谢我的神!”厉俏使了个屈身礼,又飞了个眼说道:“韩局长找你。”

“动检所的事?”陆天风问道。

“应该是。”厉俏点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神神秘秘地说道:“对了,今天韩局长可漂亮了。”

“是吧?本来就比你漂亮!”陆天风说着就想往外走,却被厉俏拦住了:“哎,你用用美男计,把她拿下!”

厉俏曲臂握拳做了个加油的手势:“要是成功的话,那农林局不就是我俩的天下了!”

陆天风鄙夷地看了厉俏一眼:“你还有没有点底线?”

厉俏鄙夷地眼神反了回来:“你是有底线的人吗?”

陆天风叹口气:“也是,彼此彼此,谁也别说谁了。”

厉俏装出一副委屈的模样:“不识好人心!我都这么大方,宁愿当二房了,你还要怎么的?”

陆天风把嘴凑到厉俏耳旁,轻声说道:“我要拿下了,让韩英第一个撤了你的办公室主任!”

“祝你成功!”厉俏转身迈着轻盈的小步伐走了。

陆天风来到局长办公室,韩英正在从饮水机接热水。

小说《重生官场:我位居高位不过分吧!》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在厉俏的建议下,风险摸排工作组主要由农林局的人员组成,一是便于指挥,二是能减少部门间的扯皮磨牙,三既能体现担当,还可以避免别的单位抢功劳。

韩英也明白,这种多部门联合的工作,其实就是谁是牵头部门谁干,其他单位只负责看,但她有些担心,局里有没有足够的力量。

厉俏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从局里各下属单位水利站、林业站、蔬菜站、农机站,畜牧站、卫监所以及一些服务公司的人员名册和抽调名单给韩英看。韩英对这种筹划在前的工作作风非常欣赏,扫了一眼就同意了。

韩英对厉俏愈加信任,厉俏工作也愈加卖力。

可随着泄洪通道风险摸排工作的推进,厉俏渐渐有些吃力了,她的劣势开始逐渐显现,毕竟是个女孩子,体力终归是个短板,几天还可以坚持,但时间一长,就明显疲惫了。

加上韩英又有些离不开她,什么事都要带着她,什么事都要和她商量,这些占用了厉俏太多的时间和精力。而厉俏又是个严谨细致的人,很多的现场她都要去看,和各个排查分队报上来的情况进行一一核对。每天忙到很晚,对有些拿不准的,她还得给叶修润打电话咨询请教。而且,毕竟是个女孩子,不能像萧尘或者陆天风他们那样,累了在办公室沙发一躺,明天睡眼惺忪去洗手间洗把脸接着干。她还要回家洗澡换衣服,保持基本的整洁,这来回路程又耗费一些时间。

“是不是吃不消了?”韩英望着眼睛通红、一脸疲倦的厉俏,有些心疼。

“累没什么,我担心的是万一出点纰漏给姐姐惹麻烦。”厉俏强打了打精神:“放心吧,我是熬不死的小强!”

韩英心中满满的感动,柔声说道:“关键是你手下也没人,要是有些工作让别人替你分担一下,你就没这么累了。”

“累是累点,但是我现在的身份也不适合领导别人,平级的人呢,万一对工作的意见不一致,光解释和说服就又要浪费一些精力。局办公室倒有几个年轻人,但办公室的地位要比综合站高些,办公室安排综合站干活顺理成章,但综合站安排办公室的人干活有点不大合适。”厉俏早就在等韩英这句话,她觉得自己说的够清楚了,就是不知道韩英能不能接收到。

“是啊,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是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韩英皱着眉,突然说道:“对了,局办公室主任不是去援新了吗?我明天开个会,先让你主持局办公室的工作。这样的话,你安排办公室的人就名正言顺了。”

办公室主任肖春晖是局里资格最老的正科级干部,他个正派人,跟郝连才总是搭不到一块去,后来区里抽调科级干部援助新源县,郝连才便把他打发了出去。肖春晖也乐得躲开郝连才,而且一般援新回来,都能得到提拔。

肖春晖走后,郝连才让尤香菊暂时代管办公室。现在尤香菊也请了长假,正好办公室也缺个主持工作的人。

还算不笨!厉俏心里一块石头落地,嘴上却说道:“我能行吗?我,我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啊!”

“傻丫头,你一心扑在防汛上,哪还有心思想别的。不过你放心,我会替你想着的。”所有问题迎刃而解,韩英对自己这个安排感觉很满意,甚至有些得意。

厉俏站了起来,神情庄重而严肃:“姐,啥也不说了,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你这孩子,净说这些不吉利的话。”韩英有点施恩者的感觉,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对厉俏称呼“妹妹”的时候少了,称呼“孩子丫头”的时候却多了,尽管她比厉俏也就仅仅大五岁。

厉俏不会在意这些,这两个称呼都很好,其实她更愿意韩英把她当成一个纯真的孩子。

“还有没有需要加强的地方?”韩英笑着问道。

“有局长大人的信任和支持,我这边没有任何问题,也没有任何干不好工作的理由!但是,我就是心疼姐姐天天这么操心劳累。”厉俏见目标已经达到,终于可以卸点担子了,便建议道:“姐你看这样行不行,尤局不是请长假了吗?但是工作可不等人啊,不如临时安排一个副局长代管水利防汛工作。这样的话,包括一些程序性的会议,部门间的一些协调,包括对下面各个站、所摸排工作的调度,您就不用亲自参加和安排了。有大事和难事的时候,姐姐你再亲自出面解决!这样也有时间给区里多汇报和争取,您的时间精力宝贵,要干最要紧的事情。”

韩英见厉俏这么关心自己,处处为自己着想,心里又是一阵感动,问道:“那你觉得谁合适?”

厉俏心中的人选自然是副局长雷震锋,他的责任心与能力,才能真正减轻她的负担,来个光会动嘴指挥的,那她只会更累。但她担心直说会引起韩英的猜疑,便说道:“这种大事,我这种小兵不适合参与意见,还是您拿主意。”

城府极浅的韩英没想那么多,她想了想,问道:“我觉得徐银祥副局长很不错,你觉得呢?”

什么眼光啊!厉俏心中暗暗叹息,心想咱俩要是换个家庭,换个位置,你得天天被卖还给人数钱。看来跟她真不能迂回,还是得直接一点。

“徐局长是不错的,不过我最近看他好像有点忙。”厉俏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说道:“上次下大雨的时候,雷局长还特意关心过防汛的情况。”

“雷局长啊?”韩英想起雷震锋那靑虚虚的脸庞和严肃的神情,心里多少有点发憷:“他的脾气不太好吗?”

“哦,这个,我平时接触不多,不是很了解,不过倒是没听说他发过什么大脾气。”厉俏心里明白了几分,说道:“不如您跟他两位都说一下,看看态度,再做决定。”

“也好。”韩英在市政局被那些副职顶怕了,现在有点鸵鸟心态,喜欢直接给科长们交代工作,尽量避免和副职们接触。

厉俏出门落实了一下,徐银祥没在单位,雷震锋在单位。

韩英想了想,先给徐银祥打了个电话,简单说了一下情况。

“没问题!局长需要,那绝没有二话,一定全力以赴!”徐银祥一如既往的豪爽,但随即话锋一转:“不过,最近我手头上的事不少,有几件还挺急。韩局你看这样行不行,再安排一位副局长,协助我也好,我们俩AB角也好,这样能互相补漏,另外,也不至于耽误正常的工作。”

“那就这样定了!”韩英非常高兴,果然没有看错人,对自己的配合度、支持度比市政局那几个可是强百倍。

厉俏暗自皱眉,徐银祥是个老油条,粗犷豪爽的外表下,全是小九九、小算计。尽管在副局长里,他排第一,但实际上所有的副局长都是一样的,级别一样,权力更是要看一#把手的态度和具体的分工。徐银祥一直想凸显第一副局长的地位,奈何没人买账。可如果让雷震锋局长协助他,那还就真凸显了他第一副局长和其他副局长的地位不同。

韩英信心增加了不少,让厉俏把雷震峰副局长喊过来。

给雷震锋副局长说话的时候,韩英的语气就没有刚才给徐银祥打电话时那么柔软了,隐隐有了局长的派头和气势,就连厉俏在旁边低声嘟囔了一句“AB角挺好”也没注意,简单给雷震峰副局长说了说情况,又特意强调这项工作,主要由徐银祥副局长负责,但是他那边最近比较忙,所以还请雷局你协助他一下。

雷震峰的脸色瞬间有些不好看,他本就瞧不大起徐银祥表面豪爽大方,其实抠抠唆唆的做派。徐银祥花个几百块都要请示郝连才,他雷震峰手一挥就是几千几万,分管副区长的房间,他说进就进,徐银祥能跟他比?

韩英注意到了雷震峰的脸色,心里顿时又有点打鼓,好在雷震峰还算顾全大局,毕竟是新局长到单位后第一次找他安排工作,便强忍着不悦点了点头,说了句“我知道了!”

韩英一看气氛不对,也不敢再多说什么,便笑着说道:“那就先这样?辛苦雷局了。”

雷震峰没再说话,转头走了。

韩英刚才的好心情被破坏了,看来这个人不好共事,转头看了看厉俏,目光里隐隐有些埋怨,意思是你还说他脾气不大。.

厉俏明白韩英的意思,想解释又觉得多余,总归她的目的都达到了,雷震峰副局长是个有责任心的人,只要他答应了,一定会全力以赴的,自己终于可以歇口气了。

小说《重生官场:我位居高位不过分吧!》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切都和厉俏预判的差不多。

徐银祥副局长只是象征性的偶尔过问一下,表达一下对同志们的关心,再大而化之的提点要求,具体的事务性工作几乎不参与。转头再去跟韩英汇报,谈大家取得的成绩和同志们的辛苦,丝毫不提自己。

韩英反而觉得徐银祥境界高,对他的印象又好了一层。看的厉俏心里直叹气。

雷震峰副局长很快投入到防汛工作中,让厉俏把前期的工作进展情况、目前面临的具体困难,以及下一步的想法和措施给他做了详细全面的介绍。

厉俏在韩英面前,天天姐姐妹妹亲亲热热的打感情牌,像一个毫无等级观念的小女孩。但在雷震峰面前,她就像换了一个人,汇报简明扼要,没有一句废话,行事干净利索、立说立行,连走路都带风。

雷震峰对厉俏有点刮目相看,他分管的项目办有三个人,都是高学历的女同志。雷震锋多少有点大男子主义,在他看来,有些工作,女同志还是差点事,所以有时就到综合站找叶修润或者陆长风和萧尘去帮忙,几乎没找过厉俏。几个年轻人也乐得去,一来敬佩雷震锋的人品,二来雷震锋出手大方阔气,从来不让他们白干活,每次帮完忙都有不错的犒赏。

厉俏对此一直有点羡慕,但苦于没有机会表现,这次好不容易逮住机会,自然是拼命表现。

最近一段时间,厉俏可以说是顺风顺水,而陆天风却有些郁闷,英雄无用武之地。

很快,厉俏代理办公室主任的议题上了局长办公会。

办公会上,韩英刚抛出这个议题,徐银祥就第一个发言,围绕近期防汛工作把厉俏夸了个天花乱坠,也隐隐夸了自己。

雷震锋也很罕见的夸了厉俏,其他人自然也都是赞成,没有任何反对意见。

韩英相当的高兴,开会以前她还担心这担心那,没想到会如此顺利,不由对第一个发言支持的徐银祥又增加了几分好感。

会后,徐银祥找到韩英,说道:“韩局,我提个建议,以后有类似的事情,如果可以,能否提前跟我通一下气,让我也好有个准备。等开会的时候,我第一个有理有据的赞成你的意见,这样其他人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想法,如果有不合适的地方,还请韩局见谅。”

“没什么不合适的,很好,我同意!”韩英欣然同意,她完全猜不到徐银祥的小九九,甚至还觉得今天的会议开得如此顺利,与徐银祥的支持有很大的关系。

******************

厉俏要走马上任了,估计用不了多久,代理两个字就会去掉。

综合站里,局办公室的两个小伙子来帮厉俏收拾物品。

人情冷暖,就是这么现实。

陆天风心里说不清什么滋味,在上一世,正科这个台阶可是他第一个迈上去的。

厉俏显得有点沉闷,脸上也没有一丝笑容,好像离开综合站有点难过不舍似的。有时候,你的成功对别人就是一种伤害。她懂得这个时候千万要低调,尽量让伤害少一些。

“我们厉主任好像要哭了,来,让我看看?”陆天风走过去,有些夸张地侧身弯腰看厉俏的脸。

厉俏转过身去,不让他看。

“也没看见有眼泪啊!”陆天风拍了下厉俏的肩膀:“行了,别忸怩作态了,笑出来吧!”

“嗤。”厉俏笑出了声。

“笑出来多好!这毕竟是综合站的喜事嘛。”厉俏这一笑,陆天风觉得有种乌云尽散,心胸豁然开朗的感觉。

“是啊,少了一根搅屎棍子,综合站再也不用天天鸡飞狗跳了。”萧尘一边研究着棋谱,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

“你!你以后最好别有事求我!”厉俏指着萧尘恨恨地说道。

从20世纪90年代代,一直到八项规定以前。几乎每个单位的办公室主任权力都很大,在那个吃喝成风的年代,除了单位一把*手,就属办公室主任最方便,比局里的副局长们还要方便。其他科室如果需要购买什么办公物品,或者有接待的话,也需要办公室安排。所以一般很有人有人愿意得罪办公室主任。

当然,更重要的是,当了办公室主任后,就等于一只脚进入了副局长的行列,这个位置往往是提拔的第一人选。在陆天风的印象里,即便是原来的办公室主任肖春晖不太受郝连才的待见,但也是第一个提拔为副局长的,只是交流到了一个一般的单位。

望着厉俏春风得意的样子,陆天空很想发力追赶,可是却发现无处着手,不由很郁闷。而且韩英好像还有些记仇,迎面遇到过两次,都板着脸径直走了过去,没跟他讲话。

女人的心,针眼那么大。

韩英的心,确实不大。农林局的环境比市政局好太多,她来到农林局后,在厉俏的帮助下,总体上开局不错。副局长们和一些中层,也开始主动向她靠拢,向她示好,这让她逐渐找到了当一把*手的感觉,很多事不再那么畏首畏尾,缩手缩脚,越来越自信了。

但是,对陆天风和雷震锋,总还是心有芥蒂。这两个人对她明显不够尊敬,尤其是陆长风,上次在区里开会,那是说的什么话!

韩英的态度,陆天风能感受到,雷震锋同样也能感受到。

雷震锋本来就有点大男子主义,现在看韩英稀里糊涂,心里更加轻视。又见她还总是若有若无的冷淡自己,更加不舒服。

************************

风险摸排工作已进入尾声,大多数隐患风险指数都不高,经过整改已经排除,仅剩下两三个闸口还没排查,其他一切都非常顺利。

“厉俏,你抽时间笼一下总共的花费,再和财务对接一下,能支付的工程款尽量支付,早支付晚支付,早晚得支付,不如早支付。农民工兄弟都不容易。”

韩英在现场查看的时候,项目负责人趁她高兴提了提工程款的事,本来也没报多大希望,但韩英看到工地上的工人衣服都被汗水浸透,善良的心性让她一口答应下来。

工地负责人高兴坏了,直夸韩英长得像菩萨,心善人又美,旁边的厉俏也由衷的拍了几句马屁,韩英听的很高兴。

回到单位后,厉俏立刻去找财务对接,结果不一会脸色苍白的回来了:“韩局,账上没钱。”

“啊?”韩英不敢相信,这么大一个局,怎么可能没钱?而且近几年从上到下都极为重视三农工作,要求农业经费要按不低于3%的比例逐年提高。

“我问过了,经费刚半年多的时候就被郝连才局长给花光了!”厉俏说道:“听财务说,现在单位加油的钱都还欠着,加油站来催过好几次了。”

韩英还有点不相信,让厉俏把会计叫过来。

会计带着账本,进来给韩英详细的汇报了一下,确实没钱了。而且不光加油站,还有好几家酒店,也来要过钱,据说数额还不小。

韩英额头上不禁有点冒汗,还有小半年呢,这一点钱都没了,日子怎么过?

小说《重生官场:我位居高位不过分吧!》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