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贝壳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夜行者

夜行者

醉长安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经典力作《夜行者》,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毛亚楠阮初夏,由作者“醉长安”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软萌高武力妹子阮初夏VS孤傲哥哥冷冰】【破案为主,感情为辅,强强联手,无懈可击!】办案时,他们是配合默契的搭档,一个擅长刑侦破案,一个精通验尸命理。一桩稻草人腐尸案,揭露了人性的丑恶,人与动物间的亲情。一桩阿姐鼓案,是折磨,是残忍,是邪恶的人性。一桩睡美人案,是利益的驱使还是人性的湮灭?天降人头、人骨笛,他们为何如此变态?破案绝不是最终目的......我们只是让死者安息,令生者释然。山河无恙,绝不止一位夜行者负重前行。...

主角:毛亚楠阮初夏   更新:2023-12-05 07: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毛亚楠阮初夏的现代都市小说《夜行者》,由网络作家“醉长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典力作《夜行者》,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毛亚楠阮初夏,由作者“醉长安”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软萌高武力妹子阮初夏VS孤傲哥哥冷冰】【破案为主,感情为辅,强强联手,无懈可击!】办案时,他们是配合默契的搭档,一个擅长刑侦破案,一个精通验尸命理。一桩稻草人腐尸案,揭露了人性的丑恶,人与动物间的亲情。一桩阿姐鼓案,是折磨,是残忍,是邪恶的人性。一桩睡美人案,是利益的驱使还是人性的湮灭?天降人头、人骨笛,他们为何如此变态?破案绝不是最终目的......我们只是让死者安息,令生者释然。山河无恙,绝不止一位夜行者负重前行。...

《夜行者》精彩片段




原来,耗子的老婆朱梅前来举报,她并非有意和高通发生不正当关系,这一切都是被她男人耗子逼得,碍于当时她和耗子一起被带进警局,因此她才不敢将此事说出。

“......”

蔡伦不敢置信的喊道:“那耗子有毛病吧!自己媳妇都拱手让人,他就这么喜欢戴绿帽子?那女人也是,恋爱脑都不敢这么演,女人啊!”

毛亚楠忍不住怒视他,“说什么呢?”

蔡伦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但转念又有了底气,小声嘀咕了句,“我又没说你。”

毛亚楠深呼吸一口,将刚刚的谈话记录扔在桌子上,“看清楚,耗子之所以让朱梅去诱惑高通,只是想从高通身上拿回一件属于自己的东西。”

“什么东西?”

“朱梅也不知道,只知道那是一个摆件,但是她从来没在高通家见过。”

王靖宇快速翻看着记录,眉头一挑道:“高通从小时候就抢走耗子的东西了?他们小时候认识?”

包爱国欣喜的笑道:“没错,他们在同一乡村小学念书,不仅高通和邓天成,还有五年前的死者徐虎都是同一所小学的学生。”

“这么巧?”阮初夏眨了眨眼,朱梅的信息就像及时雨一样,来得恰到好处。

“这次可是大发现,三名死者的共同点,城中希望小学。”

话毕,不等包爱国安排,王靖宇已经快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查找起来。

网页缓冲几秒后打开,城中希望小学的官网弹了出来,拉到最下方有小学的学校地址。

他将地址写在纸上,喃喃自语道:“找到了,这不就在小徐村附近吗?”

蔡伦一把抢过来道:“那我和亚楠去看看,让我们找找学校校友的感觉。”

他们在后来聊天发现,二人不仅仅是公安大学的校友,还是同一小学的校友,一句“师兄”名副其实。

毛亚楠瘪嘴,“谁同意和你一起去了?”

蔡伦佯装遗憾道:“看来只能我独享这第一手资料了。”

“你做梦!”毛亚楠转头对着阮初夏道:“你跟我一起去。”

“啊?我?”她诧异的指了指自己,没想到毛亚楠想跟自己一起出外勤,她不是一直很嫌弃自己的吗?

毛亚楠紧绷的脸险些挂不住了,“怎么,你不乐意?”

“不是,我去。”

毛亚楠伸手索要小学地址,蔡伦看着二人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忍痛将地址交了出来,“看来我是没机会了。”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蔡伦立即变了脸,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笑,“哈哈!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的摸鱼了。”

“蔡伦,既然你没有事,那就去找耗子问话吧!”包爱国面无表情的安排。

摸鱼?不存在的。

蔡伦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他怎么就把包队给忘了。

“......”王靖宇更是在一旁翻着白眼无语望天,就这傻子的脑袋,到底是怎么进入警校的呢?

警车停在了城中希望小学门外,破旧的学校映入眼帘,教学楼的墙皮早已脱落,留下凹凸不平的墙面,尽是破旧萧条的样子,偶尔传来的读书声却让破旧不堪的校舍有了别样的生机。

毛亚楠上前跟警卫说明情况,不多时一位中年男子迎了出来。

“你们好!我是城中希望小学的校长,傅中礼。”傅校长握着二人的手客气的问道:“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

“傅校长,我们是常州刑侦大队的,这是我们的警员证。”毛亚楠简单说明了一下来意,希望寻找三十年前的学生记录。

傅校长却是一脸为难的模样,阮初夏二人不禁默默对视一眼,心底有了一丝不好的感觉。

“傅校长,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傅校长苦笑一声,“当然没问题,我们很乐意配合警方,只是十几年前我们小学曾经着过一次火,学校所有的学生资料都被烧毁了。”

“怎么会这样?能不能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不是我不想帮忙,而是三十年前的学生记录都是用手写记录的,就算没烧毁我们也找不到了。”

傅中礼并不是城中希望小学最初的校长,在他之前也已经换过好几任,因此对三十年前的事情是一无所知。

阮初夏二人也知道有些强人所难,但这是他们好不容易得到的信息,怎会轻易放弃。

“那麻烦傅校长帮我们找一下所有三十年前留下的资料吧!有多少算多少,我们很需要。”

傅校长点头表示明白,“好,那我尽量找一找看吧!但不能保证找到,两位不如先到办公室坐坐。”

“好的,多谢!”

跟着傅校长去了办公室后,换成一位年迈的老人接待。

老人颤颤巍巍的手端着两杯茶走了进来,满脸皱纹的脸笑成了花,“小姑娘,喝茶!”

“大爷,您别忙,快坐下吧!”阮初夏连忙接过茶杯,拉着老人朝沙发坐去。

老人摇手拒绝,“不用,不用。”

毛亚楠这时也开口,神色严肃的说道:“大爷您就坐下吧!正好我们也有事要问您。”

老人局促不安的坐下,双手紧张的互相搓动着,支支吾吾道:“我就是个打杂的,什么也不知道。”

阮初夏一边对毛亚楠使眼色,让她不要那么严肃,一边安慰老人道:“大爷您别紧张,我们就随便问问,我们看这学校教学楼挺多,但为什么大部分都空着呢?也没看见其他的学生。”

“老师们都去上课了,学校没来就没几个学生,现在的孩子都去城里念书了,除了老师就剩我、校长和门卫了,再多人学校也养不起啊!”老人不禁感慨起来。

“这么说您在学校干了很久啊!”

老人点了点头,眼中带着怀念的神色,“三十年了吧!我年轻的时候在学校当老师,老了以后就留下来帮忙,一直干到现在。”

阮初夏二人对视一眼,故作镇定的问道:“那您之前三十年前有叫高通、邓天成、徐虎的学生吗?”

老人想了许久,摇了摇头道:“不记得了,人老了,记忆也不好了。”

小说《夜行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毛亚楠拉了拉她得手,自己应和道:“大爷,不是的,是这个人他前几天救了我哥,我哥这刚出院想感谢他,可是他只说自己是小徐村的人,我们这才找过来的,是不是,哥?”

旁边的蔡伦愣了一下,片刻后才恍然她口中的哥是指自己,连忙对着大爷点点头,“咳咳,是呢!大爷,我是来找我大恩人的。”

大爷被二人说的一愣一愣的,狐疑的看着我们一行,“真的?”

“当然当真,大爷你看!”说着蔡伦撸起衣袖,露出胳膊上一道狰狞的疤痕,“大爷您看,这就是当时我受的伤,多亏高通大哥我才保住了一条命呢!”

大爷看见这实质性的证据后立马就相信了,对着我们呵呵直笑,又讲了些高通小时候的事情,例如他是怎么调皮捣蛋的,多么惹人嫌啊!不过长大能变好那就是好样的。

蔡伦连忙追问道:“大爷,那您知道高通住在哪里吗?或者有什么朋友可以找他吗?”

阮初夏和毛亚楠眼中露出一道欢喜的目光,连忙竖起耳朵倾听。

大爷却是摇了摇头,“那小子七八岁的时候就去外面住了,这么多年来也没回过村里,更没听人提过他。”

“那他的亲人呢?”

“听说人几年前没了。”

后来他们又问了几个问题,大爷还是一脸茫然不知的模样。

三人辞别了大爷后又去询问了几个村里的老人和村长,但他们的说辞和大爷所说大差不差。

回到车上,阮初夏若有所思道:“没想到高通是村里人,那会不会是村里人干的?”

毛亚楠摇头道:“你也看见了,现在村里认识他的所剩无几,还都是些年迈的老人,他们怎么杀人?”

“没错,先不说那些老人的力量就无法将尸体捆绑在稻草人上立起,还有那些腐蚀死者内脏的氢氟酸,除非有机构的使用许可或者购买许可才能买到,不然普通人是买不到这些易燃易爆试剂的管制品的。”

阮初夏脑中灵光一闪,拳掌相击,惊喜的说道:“对了,我们可以从氢氟酸查起,这些东西在本市流通的少,一定能很快找到线索。”

毛亚楠不禁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们没有找吗?王靖宇早就查找了常州所有化学药品店的记录,但是半年来根本没有人购买氢氟酸。”

阮初夏托着下巴沉吟道:“但不排除有人从外面带进来,毕竟腐蚀一个人的内脏,需要的剂量并不多。”

毛亚楠点点头,她的猜测也不无可能,虽然飞机、高铁查的严,但是乡间小路却没有那么严格的关卡,如果只是几十毫升的东西,真有可能被人从外面带进常州,只是那样搜索范围就更大了,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大海捞针。

毛亚楠二人沉默不语,案件似乎进入一个死胡同。

就在这时,蔡伦猛然一拍方向盘,大喊一声:“我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阮初夏和毛亚楠被他吓得一哆嗦,但还是忍不住异口同声的询道:“你知道什么了?”

蔡伦神秘兮兮的看着她们道:“我知道凶手是谁了,一定是他媳妇。”

阮初夏:“......”

毛亚楠:“......”

小说《夜行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阮初夏二人一脸惊愕,蔡伦却觉得她们被自己的智慧震惊了,忍不住沾沾自喜道:“死者一看就是社会人士,社会关系复杂,凶手下手如此残忍,肯定与死者有血海深仇......”

毛亚楠没耐性的沉吟,“别说废话,长话短说。”

蔡伦:“......”

他轻咳了两声,拖着下巴喃喃自语道:“你们看,死者又是跪地又是鞭挞,百分之八十是他背叛了自己媳妇,然后被媳妇咔嚓了,只有女人才这么狠。”

毛亚楠立即送上一记凶狠的白眼,吓得蔡伦猛咽口水,求助似的望向阮初夏,然而她却瞪着迷茫的大眼,眨了又眨,半晌后才怔怔的问道:“伦哥,你怎么知道死者有媳妇?”

“......”蔡伦尴尬的一匹,对她义正言辞的说道:“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在遵循大胆猜测,小心求证的推理原则,你们这些小菜鸟学着点吧!”

毛亚楠冷嘲一声,“推理原则是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上,不是让你凭空想象,凭空捏造。”

说完,她就将懵懂的阮初夏拉到一旁继续讨论案情,丝毫没有跟他继续唠下去的想法。

“现在既然知道了高通的名字,我们还是先回去找一下他的信息。”

“嗯,他应该就在常州活动,另外常州内地化工厂也需要进一步调查。”

“没错,我再跑一趟法医室,说不定会有其他线索。”

蔡伦在旁边傻了眼,“喂!你们在无视我?”

两人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我们表现的不明显吗?”

毛亚楠面无表情的直接下令,“师兄,开车吧!别耽误时间。”

有时间听他说废话,还不如去办点实事。

蔡伦:“......”

他的小心脏瞬间碎裂成两半,这届新人太难带了。

嘀嘀咕咕的说了句什么,顿时一阵强烈的推背感,车“嗖”的一下冲了出去。

刑侦大队内,王靖宇放下鼠标,双指揉着发痛的眉心,这次总算有所收获。

“吱嘎”一声急刹,随后过道中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只见毛亚楠满脸苍白的走进办公室,她脚步虚晃,扶着桌子才勉强坐下。

包爱国立即站起身,严肃的脸上夹带着一丝担忧,“怎么回事?可是调查过程中出了什么问题?他们两个呢?”

毛亚楠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王靖宇见状立即上前帮她接了杯热水,毛亚楠朝他感激的笑笑,喝了口水指向后方,“在......后面。”

二人顺势望去,就看见阮初夏娇小的身躯抱着一个人款款走来,那姿势还是正儿八经的公主抱。

两人不禁面面相觑,等走进了才发现,被抱的那人竟然是一米八的壮汉蔡伦。

阮初夏轻松的将蔡伦放在椅子上,这才对呆若木鸡的包爱国说道:“包队,我们回来了。”

半晌包爱国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们这是?”

阮初夏瞟了半死不活的蔡伦一眼,腼腆的笑了笑,“伦哥开车太猛把自己转晕了。”

王靖宇目瞪口呆的比划了一下公主抱的姿势,震惊道:“然后你就将他这么抱回来了?”

阮初夏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然怎么抱?”

王靖宇:“......”

包爱国暗自扶额,这一天天的,没一个消停的。

此时毛亚楠终于缓过神来,“包队,我们找到死者信息,他名叫高通,就是小徐村的人,不过早已离开小徐村在外生活。”

“高通?”王靖宇若有所思的喃喃自语,忽然脑中灵光一闪,他对这个名字有印象。

小说《夜行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