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贝壳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夺妻

夺妻

容楠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夺妻》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容楠”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傅陵辕林月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夺妻》内容介绍:丈夫身死,林月身如柳絮,以待孕寡妇之身嫁进杨家。婆家磋磨,流言凶猛,她本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要在深宅大院之中熬过。却未曾想到,她那战死边疆的便宜相公,居然诈尸了!非但没死,还化身成了豺狼虎豹,日日夜夜将她吞吃殆尽……...

主角:傅陵辕林月   更新:2023-12-05 07: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陵辕林月的现代都市小说《夺妻》,由网络作家“容楠”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夺妻》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容楠”的创作能力,可以将傅陵辕林月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夺妻》内容介绍:丈夫身死,林月身如柳絮,以待孕寡妇之身嫁进杨家。婆家磋磨,流言凶猛,她本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要在深宅大院之中熬过。却未曾想到,她那战死边疆的便宜相公,居然诈尸了!非但没死,还化身成了豺狼虎豹,日日夜夜将她吞吃殆尽……...

《夺妻》精彩片段


下一秒,傅陵辕就一跃略过水榭,伸手将林月从水榭里捞出。

他稳稳的落在岸边,将林月牢牢的抱在怀里。

林月怕弄湿了傅陵辕的衣亵,挣扎着想要下来,却被一个傅陵辕警告的眼神逼退。

林月只能乖乖缩在傅陵辕怀里,不敢有任何举动。

他侧脸睨了一眼还在水中的婆母,怒不自威道:“你要把本将军的皮剥了?”

看清来人是傅陵辕后,婆母吓得直哆嗦,连忙向池边游去,想亲自登岸向傅陵辕赔礼道歉。

傅陵辕却没给婆母机会,见她要爬上来转身又给了婆母一脚。

婆母重重落进水里,嘴上求饶不断。

傅陵辕却没再看婆母一眼,抱着林月要回其闺房。

眼见着两人要独处,林月赶紧挣扎着要下来,傅陵辕手上力道不减,漠视林月的动作。

“傅将军我自己能走,孤男寡女不方便共处一室,还望傅将军放我下来。”

林月不说还好,话一出口,傅陵辕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长腿直接跨进闺房的门槛。

林月还欲挣扎,抬头就对上傅陵辕那双因带着几分怒气有些发红的眼睛,瞬间就如同被狩猎者盯上的胆小白兔,吓得不敢在多动一下。

“将军,我来给夫人换衣服吧。”

新调来侍奉林月的丫鬟不懂眼色的凑了上去,却被傅陵辕一记眼神杀,吓得当场直哆嗦。

“出去。”

见丫鬟犹豫片刻,傅陵辕脸上多了几分不耐烦,杀气更重。

他刚想再度开口警告,却见丫鬟拖着她早已软掉的腿艰难的向门外走去。

刚才不是丫鬟不想走,而是丫鬟被傅陵辕那一计眼神吓得不会动了。

见丫鬟走了,傅陵辕才把林月放下,转身关了房门。

“傅将军关门作甚?”

林月有些不安的推到床榻边,一手紧握着衣襟,足见局促。

傅陵辕也不语,关了房门后便径直向林月走来,林月欲躲,却被傅陵辕一手拦住去路。

“傅......”

林月话还没说完,却突然一声惊呼。

只见傅陵辕一手拽开林月的衣带,吓得林月双眼如惊恐小鹿似的,退的不能再退,紧紧贴着床榻。

明眸皓齿,春红肤白,满脸的惊慌,粘着湿掉的青丝,分外纯欲。

傅陵辕看的下意识动了动喉结,一刹间,干燥难忍。

“换衣服不关门?莫不是月娘想开着门当着杨家全府的面换衣服?”

傅陵辕开口打趣道。

听到傅陵辕关门只是想让自己换衣服,林月悬着的心瞬间放了下来。

她轻轻低头示意,想像傅陵辕表达谢意。

脖颈处微露着秀美的线条却想让人上瘾的药,一瞬间就勾起了傅陵辕心底里的欲望。

他听不见林月致谢的话,只在林月抬眸时便如失控的野兽一般扑了上去。

他狠狠咬着林月的唇,发泄着他苦等四年却等来她嫁做人妇的恨,发泄着她薄情相待次次冷言,发泄着他的相思,他的爱......

不是脖颈诱人,而是林月诱人。

傅陵辕知道,只要林月站在他面前,他便会失控。

林月一时没反应过发生了什么,被傅陵辕咬疼了,嘤咛了一声,同时傅陵辕的重量全部向自己压来。

她支撑不住,向后倒去,傅陵辕的大手却早在下面迎接着林月的头,生怕她在床榻上装疼。

与此同时,舌尖侵入,放肆的在林月的口中交织搅动。

林月从起初的抗拒,到后来的享受,最后在傅陵辕的身下化作一滩春水。

再度品尝到林月的方向,傅陵辕忍不住的全身颤抖,那种激动的喜悦,连打了胜仗都难以比拟。

傅陵辕的大手抚上林月的脸,却摸到湿漉漉的一片。

林月哭了?

心中炸起一片,傅陵辕瞬间恢复理智,用手把自己撑起来,和林月保持距离。

傅陵辕以为林月还是厌恶自己,心痛难忍,拧着眉毛不知如何开口。

林月却是气自己的没用,被傅陵辕轻轻撩拨就缴械投降,带着哭腔和傅陵辕软乎乎的控诉。

“你莫要欺负我!”

听着林月半赌气半娇羞的语气,傅陵辕突然笑了起来。

傅陵辕很少笑,或者说他在外人面前很少笑,可在林月面前总是不吝啬他的笑容。

他嘴角噙着宠溺的笑,靠近林月的鼻头用自己的鼻尖轻蹭着。

“好月娘,是辕郎的错,是辕郎一时没控制住,你莫要生辕郎的气好不好?”

鼻尖被傅陵辕蹭的痒痒的,林月下意识抬头躲避,傅陵辕的唇却靠了过来,若有若无的蹭着林月的唇瓣。

独属于男人的热气,迎面扑来......

林月哪受得了这种撩拨,双眼迷离起来,听不到傅陵辕讲了什么,下意识的从鼻腔里嘤咛一声“嗯”。

见此情形,禁欲四年的傅陵辕顿时血脉喷张,他难以控制住自己情欲,把手伸进林月的罗裙里上下摸索。

林月却突然惊醒般,隔着衣物抓住傅陵辕的手制止。

“不行!我还在杨家,我现在是杨轩的妻子,不可以这样!”

最后的伦理道德把林月从失控的边缘拉了回来。

哪怕林月和杨轩并未有夫妻之实,只是一生挚友,她也不能做出有损杨轩名声的事情。

她嘴上强硬,但推着傅陵辕的双手绵软无力,满脸潮红难耐,像个熟苹果般诱人。

听到林月的话,傅陵辕难得没有发火。

毕竟通过刚才的反应,他已经知道了林月心理有他,不排斥他。

至于其他?

他懂林月的顾虑,那就等林月离开杨家后再说,他已等了四年,不急于一时。

“好。”

傅陵辕应下,从林月身上起来,顺势拉着她的手想要亲吻,却注意到她手上的伤。

“杨家人虐待你了?”

傅陵辕的表情立刻严肃起来,声音里也带了几分怒意。

“没有。”

林月摇头:“是我亲手刻簪子划伤了。”

傅陵辕问的正是林月藏账本时弄伤的手,好在林月早有对策,指着梳妆台上的木簪解释。

傅陵辕原不在意,只心疼林月的手,却见梳妆台上的木簪竟是男款,脸上的怒意更多了几分。

可是......送给杨轩的?

小说《夺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